1. 入門屋首頁
  2. IT資訊

微博用戶賬號莫名成刷量工具

一直以來,因為流量而引發的種種問題和相關投訴都是微博的一塊心病。不久前,微博大V數據造假一事讓微博陷入輿論漩渦。但有些人可能不會想到,也許在無意識間,自己也會“被動”成為類似事件中的參與者。

微博用戶賬號莫名成刷量工具
近期有用戶向藍鯨TMT記者反映稱,自己的賬號頻繁且莫名為一些未曾關注或聯系過的微博賬號點贊,且在歷史登陸記錄中發現異地登陸的情況。除此之外尚未發現其他的損失。

用戶微博賬號異常的背后,往往難以尋覓到“真兇”,這不僅意味著用戶的賬號隱私時時刻刻面臨著泄露危機,更讓人難以及時察覺,而僅僅依靠事后開啟多重驗證或許只是亡羊補牢。以上種種問題的根源都指向了流量,而在層出不窮的流量問題背后,微博是否會遭到流量反噬,以及是否有與之對應的機制和舉措成了關鍵。

業內普遍認為,在當下的時間節點,微博所展現出的種種刷流量帶來的問題,暴露出這款老牌社交產品在嘗試突破瓶頸時所遇到的困境,此時的微博很有必要向外界講述新的故事。

誰在用微博用戶的賬號刷流量

微博用戶小光告訴藍鯨TMT記者,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自己的賬號成為了別人刷流量的工具。在近期英雄聯盟S9賽事期間,這種現象尤其凸出并為她帶來煩惱。

“每次到IG這些俱樂部的比賽,我的微博就要被買贊,去給一些我從來都沒有關注過的電競微博賬號、參與過的微博話題或者電競新聞點贊。”小光向記者提供的微博截圖顯示,在11月2號前后,其微博分別為多個官方認證為知名游戲博主的賬號點贊,這批游戲博主普遍都擁有“百萬級”的粉絲數。

小光被動參與的這些微博中同樣還有其他的疑點,比如微博的轉發評論與點贊數量不成比例。這更加深了她對這些微博涉嫌刷流量的懷疑。事實上,當她去查看過往登陸時,發現自己的上一次登陸地點竟然是在河南,而她本人一直都沒有離開深圳。

記者發現,類似這類案例在微博上非常容易找到,對被盜刷的用戶而言主要有兩方面危害,刷流量是其一,隱私成為透明是其二。用戶在微博上瀏覽的一切信息、所有的聊天記錄,都可能正在被另一個陌生人“偷窺”,這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。

而此事所暴露出的疑點也有不少。從微博本身的機制來說,多數用戶在登陸之后賬號就保持著在線狀態,若未開啟雙重登陸驗證,便難以察覺到異常的登陸行為。而這些盜號刷流量的背后,是否也暴露出可能的漏洞?

對此,藍鯨TMT記者聯系到微博方面相關人士,對方回應稱,早在2018年就了解到有關微博賬號異常點贊的問題,當時微博發布公告回應稱,用戶出現此類情況的原因在于接入了不安全的網絡遭到劫持;并對經排查后所發現的228個賬號予以了永久禁言禁被關注的處置。但如今來看,屢禁不絕的現象背后灰色產業難以斬斷。

雖然,在淘寶上刷流量的關鍵詞無法搜到任何結果,但是在其他的部分社交軟件上,搜索刷贊,刷流量依然可以找到大量的群組。記者在其中一個群內,以對買流量感興趣為由從一位群內推銷人員處暗訪得知,如今微博的流量買賣仍然風生水起。

“現在粉絲、評論、點贊都可以刷。如果是點贊的話,100個贊6塊錢。”該推銷人員告知,點贊的賬號都有動態,且不是運營人員所發,而是賬號自己所發,這其中包含部分機器人。對于這種盜刷甚至盜號可能帶來的風險,對方并沒有太過擔心。

流量的多少決定了一個賬號的影響力。在微博,抖音,快手等幾大社交平臺上,這種影響力經轉化之后就與廣告主的多少及質量掛鉤。對于刷流量的行為,無論是輿論還是平臺,都在施展高壓,但依然有人鋌而走險。

今年5月,互聯網法院判決了國內首例刷流量案,一方是借刷流量牟利卻拒不付錢結算的游戲公司,另一方則是債主。二者在法院上演一處鬧劇。不久前,張雨晗刷流量一事更是出現了數百萬的播放卻0銷量的情況。10月19日,新浪微博發布公告稱對該賬號予以關停。

流量困境之下,微博急需新故事

自2009年開始內測以來,微博已經走完了它的第一個十年。第一個十年之后,微博產品本身還具備哪些增長點,又能利用所沉淀下來的社交基礎講些怎樣的新故事,是資本市場最為關注的。業內普遍認為,在當下的時間節點,微博所展現出的種種刷流量帶來的問題,暴露出這款老牌社交產品在嘗試突破瓶頸時所遇到的困境,此時的微博很有必要向外界講述新的故事。

實際上,為了繼續爭奪未來的社交舞臺,微博在近期接連推出了兩款新產品:主打圖片社交,被外界拿來與Instagram進行對標的“綠洲”,以及主打3D時尚社交的“ADA社區”。但在外界看來,兩者能否繼續承載起微博的野心暫時難以判定,畢竟,綠洲在內測推出時曾一度風靡朋友圈,但這樣的熱度正如此前的多閃等社交產品,都只是短暫的爆火。

因此,重新審視微博或許更加穩妥。社交產品在變現上通常主要依靠的是廣告和電商。但微博優選與微博櫥窗的功能并不能讓平臺生態出現類似“快手老鐵”帶貨等感覺,因此與廣告之間緊密的聯系導致了微博目前所遇到的部分困境。

在2019年8月的二季度報中,微博交出的答卷看似滿意:凈營收4.318億美元,同比增長1.2%;月活用戶達到4.86億,比同期凈增長約5500萬,平均日活達到2.11億,比同期凈增長約2100萬。對于微博來說,經歷了多年能保持住用戶的增長實屬不易。

然而結合過去7個季度的財務數據來看,從2018年第三季度開始,到2019年的第二季度,每季度的同比增長速度分別為43.7%,27.6%,14.0%以及1.2%,增長放緩。從環比增速來看,2019年第二季度的環比增速幅度為8.2%,而去年同期為21.9%。

在今年二季度財報發布后,微博首席執行官王高飛曾表示,商業化方面,微博將充分把握廣告產品向移動、社交和多媒體化的持續演進,為廣告主提供獨特的社交營銷價值。2018年11月,王高飛確認了一直播產品的收購;今年8月,微博與優酷合作,將超華打入優酷產品,同時優酷視頻可以直接在微博分享。通過多種舉措,微博試圖強化流量的營銷與變現。

但整個互聯網行業在廣告上都面臨著寒冬的局面,依賴搜索的百 度如此,對于微博這種大V帶頭的平臺來說,更渴望流量。這從某種意義上為刷流量提供了“溫床”,顯然,刷流量一事存在已久,但徹底根絕卻存在很大阻礙。

作者:屋主
鏈接:http://www.kxhvmj.live/itnews/1361.html
來源:入門屋
入門屋著作權歸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的轉載都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并注明出處。

聯系我們

400-800-8888

在線咨詢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

广东11选五走势图